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女主渣化之路

时间:2019-06-26 02:30: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订阅未满百分之三十看到的都是防盗章, 超过百分之三十正常章节。(有?(意?(思?(书?(院望着雪白柔顺的前肢还有软软嫩嫩粉红色的肉垫,清欢欲哭无泪。她就不该相信墨泽的话,这小东西坑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就知道, 他嘴上说的什么“新玩法很有趣,主人你一定要试试”之类的话就是专门来坑她的!她这次……是要完成一只狐妖的心愿啊, 附到一只奶猫的身上算个什么事儿?让她后悔的是她还听信了墨泽的建议, 把自己的法力给封印了!说什么挑战自我, 根本就是在坑主人, 真是好一个坑货。怪不得这坑货这一次不跟着一起来, 合着是知道她会变成这样鬼样子, 所以做贼心虚不敢来了。奈何桥上的墨泽泪流满面, 主人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 谁知道系统出了故障,就把你给变成猫了……本来人家给你设定的是狐妖的身体啊!从狐狸变成猫,这差距太大, 所以人家不敢出现在你面前惹……可惜不管他怎么哭号清欢都听不到了,因为她同时还切断了跟墨泽的联系!这次回去, 一定要把这个坑货扔进忘川河一天以儆效尤!要是以后其他人也跟他一样坑主,那她就可以包袱裹一裹死去了。清欢垂头丧气地趴在窝里,那个抱着她的波斯人点了点她湿润的鼻头, 嘴里叽里咕噜说着自己国家特有的语言:“猫儿呀猫儿, 你可要乖, 待会儿去见到天朝的皇帝陛下, 千万不要乱叫也不要乱抓,美美的可爱的,这样才能让皇帝陛下不至于震怒今年我国进贡少了三分之一的事情,知道吗?”说完他就觉得自己疯了,猫儿要是能听懂才怪呢。他这也是病急乱投医,这猫儿乃是波斯镇国之宝,说来也是奇怪,同其他的波斯猫都生得不同,双眸异色,一金一银,也不是扁鼻,但的的确确是纯种的猫儿。若非这双异瞳,国主也不会把被子民视为吉祥之物的猫儿上贡天朝。只愿皇帝陛下看在他们诚心诚意,且今年的确拿不出往年供奉的份上,能接受猫儿,从而不要发起战争。清欢当然知道这个世界是波斯并非其他世界的波斯,事实上很多世界里重复的国家也顶多就是名字相同,这个世界也是她之前没有来过的,如今抱着她的这个波斯人脚下踩着的土地,属于一个叫做蟠龙国的强国。蟠龙大帝年仅二十又五,却天资聪颖,当政二十年间,便将蟠龙国从一个普通大国变成了睥睨天下的主国!不仅如此,他还打到了海外,西域也好,北漠也罢,都被纳入了他的国土。一些偏远小国为了生存,只得投降,年年进贡以求和平。而清欢到这里的原因无他,自然是为了完成有功德之人生前的心愿。这心愿其实也不难,可鬼知道她会变成一只只能抓蚊子的猫啊!说能抓蚊子,估计也就只到这地步了,瞧这软绵绵粉嘟嘟的小爪子,养的这么好,看到老鼠指不定谁啃谁呢。清欢心痛难耐,趴在波斯大臣的怀里,生无可恋,几乎要挂东南枝。她已经忘了上一次这么弱是多久以前了,那么遥远的记忆她早已想不起来。……算了。就当是一次新奇的体验好了。说来她还没有任务失败过,不知道失败的代价是什么,她现在已经跳脱天道之外,就算失败了,也没人管得了她。啊,太强也是一种困扰啊。清欢内心喟叹,当然她完全没注意到此刻她真的只是一只软趴趴没有力气的小奶猫。这是个唯物主义世界,偏偏出了一只狐妖。自古人妖相恋,都不得善终。说来也是奇怪,清欢做道士和修士的时候,所见过的妖魔鬼怪全是坏的,他们吃人心喝人血来修炼,逆天而行,杀戮无数。但在这个世界里,大多数妖怪都是好的。就像是戏文里唱的那样,狐妖爱上了俊秀好学,一心考取功名的书生。书生不知她是狐妖,还以为是哪家小姐,两人暗中定了鸳鸯谱,此后狐妖每夜都往书生家中去,书生生病,重症垂危,她甚至将自己的内丹吐出让书生服下,以期他能好转。她深深地被书生的铮铮傲骨与博学多才迷住了,而书生似乎也为她的美貌和温柔善良所迷,称她为娘子,口口声声说待他金榜题名,便回来娶她,用大红花轿抬她过府。但狐妖很清楚,自己与书生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人与妖不可以结合,若是被天庭或是捉妖之人得知,自己怕是要魂飞魄散了。她自己一人死了也没关系,可若是连累家中其他人,又如何有脸面呢?狐妖足足等了书生三年,终于等到他衣锦还乡。只可惜,书生这一次回来不是为了娶她,而是为了杀她。狐妖生性多情,在爱上人类之后便会一心学好,只想做个普通人,然而这普通人又岂是说做就能做的?书生早就知道她乃山中精怪,之所以只字不提,为的便是她幻化出的金银,以及的确迷住了他的美貌。可是美人和前程比起来,轻如鸿毛。皇上有旨,但凡能医好公主怪疾者,便可做驸马,否则便要砍头。书生高中状元后,偶然遇到一名法师,法师告诉他说他眉宇间有妖气,问他可是撞了妖邪。书生眼珠一转,便将事情一一讲出,自然,在他叙述出的故事里,他不过是个可怜的,与妖怪虚以委蛇的书生,而狐妖则成了那贪心不足意图与凡人结合的怪物。法师教了书生一个法子,既可以摆脱狐妖,又可以救下公主,问题就在于书生有没有胆子。他自然是有的,能狠心到把陪伴自己五年的狐妖杀死,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法师告诉他,要救公主,御医们其实有法子,只不过他们开出的药方子少了一味药引子,若是有了这味药引子,那么公主的病便可药到病除。尤其是在沐浴的时候,温热的水珠由上而下洒落,与肌肤似乎融为了一体,女子的背影纤细而柔美,每一个弧度每一个动作都美得恰到好处。而这样的美人是属于他的。向和安无比庆幸自己能在红鸾及笄之时便上门提亲,虽说不能将她迎为正妻,可在搴芳未曾出现之前,在这所有的妻妾里,他喜爱的就是红鸾。妻子尉氏出身高贵,性情稳重自持,除了每月的初一及十五,向和安基本上不踏进尉氏的院子。赵姨娘跟钱姨娘,前者是他弱冠时给他开荤的丫鬟,后者是老夫人塞到身边来的,都没什么感情,惟独红鸾,他在眼看见她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只是日子一久,红鸾难免有些骄纵。从搴芳进府后,他的宠爱分出了许多,她便更加不高兴了,一个月总要闹上那么几次,活生生把他的喜爱跟怜惜给闹没了。女子从浴桶中站了起来,看样子是沐浴完毕了。她单脚跨出浴桶,向和安的喉结因为吞咽口水而在上下蠕动,他痴迷地盯着那具完美的娇躯看,无论是饱满的胸,还是纤细的看不出已有身孕的腰,还是修长的腿,都让他为之着迷。向和安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走过去,却听得佳人低呼一声,踩到了地上的水,眼看就要扑倒在地上!向和安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儿!他暗道不好,也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整个人径直扑了过去,给清欢当了个人肉垫子。好在她轻盈纤细,并不重,所以虽然压在向和安身上,却也不疼。电光火石间,向和安什么也不顾了,只想着清欢腹中的孩子可千万不要有事才好,这可是他个孩子!清欢自然是知道这个孩子对向和安而言多么重要,如果不是确认向和安能即使赶过来救她的话,她也不会选择这么危险的法子。当下露出天旋地转不知发生了何事的表情,呆呆地瞪着身下的男人,半晌,眼泪突然一颗一颗掉下来。向和安心疼了。他原本想要说她几句的,可是美人落泪,梨花带雨,他又如何舍得呢?于是轻轻摸了摸她仍然湿漉漉的背,柔声道:“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快起来,小心一会儿着凉。”说着,已将清欢抱了起来。清欢乖巧地被他抱到床上,又被向和安拿来干净的布巾包住,整个人被包在里头的样子可爱极了,简直像是个小娃娃。向和安可从没这么伺候过人,从小到大,他都是被伺候的那个。然而如今怀里有了他孩子的女人却叫他甘愿为之付出一些,只要一想到数月后他的个孩子就会出世,向和安便觉得,别说是给清欢做肉垫擦身子了,就是为她折了命也心甘情愿啊!

东莞专科医院治疗癫痫
临沂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陕西好的专科治疗白癜风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