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陆天明谈韩寒郭敬明韩寒电影更深刻

时间:2019-11-10 22:55: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陆天明谈韩寒郭敬明:韩寒电影更深刻

陆天明 “贱”元素在《分手大师》中是特点,也是卖点。 杨幂邓超 用“卖身”来形容邓超的这次行为,这说法有点重,但真的是痛心之说。他在糟蹋自己。 在前几天的一个活动上,邓超和郭敬明、韩寒同时出席,郭韩同台被誉为“历史性会面”,现在看起来倒有点像邓超拉来二人为他“垫背”。   再谈郭敬明VS韩寒  韩寒的电影会比郭敬明深刻一点  南都娱乐:你之前猛烈批评过《小时代》系列,那你会期待在《小时代3》里看到郭敬明的进步吗?  陆天明:我期待他的进步,年轻就是受伤和坎坷的时期,他会舔着自己伤口成长,我觉得他是个聪明人,起码不会比《小时代2》更差吧。  南都娱乐:如果《小时代3》比前两部好,那你会公开表扬吗?  陆天明:我表扬不表扬不值什么钱。但他真有改进,我会替他高兴,会公开表达这种高兴。因为,有才华的年轻人毕竟是中国的希望。我们年轻的时候也一样做过很混的事情,不能对年轻人一眼看死、一棍子打死。  南都娱乐:你之前也跟韩寒发生过争执。  陆天明:我和韩寒、郭敬明都打过嘴仗,这次跟邓超是第三次打嘴仗,但我跟他们没有任何个人恩怨,虽然我不会全部同意韩寒的政治观点,但他好的地方是他能独立思考,有主见。中国需要年青一代能思考,并能时时总结人生经验,把自己和国家民族的前途整合起来,勇于担当,聪明地担当。承担起把这个中国和无数中国人变得更好的重担。这不是大道理。是现实的迫切。  南都娱乐:相对来讲,你更期待韩寒的《后会无期》?  陆天明:对的,从我对两人的基本了解,我觉得他起码会比郭敬明深刻一点。  南都娱乐:那你怎么看韩寒在微博上的段子手表现,他还被粉丝称为“国民岳父”?  陆天明:这就是络生活嘛。我完全不认为他们必须像我们这代人一样地活着。他们应该有自己的活法、自己的天地。包括他对体制的批评也是他的一种活法。我们不也在批评这批评那吗?一个社会没有人站出来做批评,这个社会一定会因腐朽的僵硬而霉变。  南都娱乐:这几年国内涌现了不少跨界导演,包括郭敬明、韩寒,还有此前的赵薇[微博]、徐峥[微博],话题性十足,你对这些跨界的新导演有没有基本的期待和要求?会宽容一点吗?  陆天明:谈不上我对他们什么宽容,他们已经很有成就了。说到电影,我可能是理想化了,在我想来,做电影,就像进入教堂一样,你就得跪下来,前面就是上帝,不管你以前是做什么的,贩夫走卒,达官贵人,进入教堂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希望耶稣救救自己。在电影事业面前,要以谦卑的心态,不管你做什么类型,搞笑的也好、闹剧也好,你都要把它当成是面对上帝,要知道自己的,因为你是明星,受众人仰望的。黄海波[微博]嫖娼他要道歉,拍一部类似嫖娼那么脏的片子,难道就若无其事了?这个性质是一样的啊!  电影圈的交口 现在太缺批评  南都娱乐:在你发表批评意见后,我注意到陆川导演也发了一条微博,他说期待邓超的新作,你觉得你能一直坚持发表这些独立观点,不被公关吗?毕竟有陆川这样一个身在电影圈的儿子啊。  陆天明:是的,有这些关系是有点掣肘。有时,某种关系也得照顾。但多年来,我总觉得许多事情总应该有人出来说说话。我只要不存私心,说错了我自己负责,我自己纠正罢了。用曾经的一位长者说过的话说:无所谓啦。至于公关,哈哈,我历来不受人掣约。我在北京从来不参加任何应酬。再说,我这么个老头还有公关的价值吗?陆川说,他期待邓超的导演处女作。这话说得很有分寸啊。作为朋友同行,他还没看过这部片子嘛。说到照顾,不仅是在电影圈,在许多圈子里,自古以来就爱拉小圈的国人习惯了一种做派。这做派在今天的中国太普遍了,照顾亲戚、照顾领导、照顾关系、照顾红包,的结果,你就变成了别人的工具,这样活一辈子有什么意思呢?有些人的创作越来越没锋芒,没有个性,没创意,就是被各种各样的习俗吞没了,还自以为聪明和得意。现在难道不正需要一些真正的“麦田守望者”吗?这部小说曾被许多青年人喜欢,但他们真的愿意做真理的守望者吗?未必啊。  南都娱乐:你有发现一部电影上映后的“交口”现象吗?你觉得我们现在的文艺批评环境怎样?  陆天明:“交口”?哦,“交口称赞”。现在的电影圈、文学圈就是批评缺失,现在的文艺批评基本上只做一件事,就是捧场,忙于在各种不同的研讨会上说一番好话,拿了红包就走。只说好话,不然下次人家不请你了,就没有红包拿了。你说我能看到的问题批评家们看不到吗?他们都比我有理论修养,有经验,但现在的批评有独立性吗?现在太缺真批评了,不然怎么轮得到我这么一个老头儿来为电影着急跺脚?这难道不是批评家的失职?只顾着拿红包,忘记了自己作为批评人真正神圣的使命。我们有过很多不像样的电影,不好的小说,有多少人“大义凛然”过?我再说一遍,没有批评的社会是老化的僵化的腐化的。你同意不?  南都娱乐:那你对陆川导演的作品会直言不讳地批评吗?  陆天明:当然了。我们之间很坦诚。当然他被水军围攻时,我会替他说些好话,毕竟是父子嘛。但你也看到了,我不是谁都骂,也不是看到所有不好的都会暴脾气,我不是那种人,不好的电影太多了,我有到处骂吗?大家要想一想,我为什么只骂《分手大师》?我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只有他让我忍无可忍,让我心痛时,也值得我去跟他较劲时,我才费那口舌。有些片子值得我去骂吗?烂就烂吧,不值得我骂。因为是邓超嘛,我对他寄予太大希望,再加上片子确实恶俗,脏。  南都娱乐:在你发表批评意见时,会考虑到中国电影不容易,有难处吗?  陆天明:我是一个具体创作人员,我当然能理解他们的难处,但我觉得这是两码事情。我跟你说一件事。我在写深圳改革三十年的作品《命运》时,当年深圳的一把手李鸿忠同志亲自找我谈话,他说陆老师,我给你一个标准,只要对得起历史对得起人民,你就大胆地写。这个标准给了我相当大的勇气和启示。我把它转赠给年轻的电影人,真的要时时问自己,我做的对得起历史对得起人民吗?在我心里除了历史和人民,是不是还堵塞着太多别的不该堵的玩意儿了?是不是已经被市场搞昏头了?  南都娱乐:可从市场反应来看,这些影片卖得很好啊。  陆天明:是,所以我说出这样的作品,不能把都算在邓超一个人头上。这确实是时代使然,让他一个人来承担是不公平的。产生这样一部不好的作品必须重视,这么的影人都开始做这样的东西,值得我们所有人警惕,为什么邓超变成这样,为什么他觉得可以这样娱乐,只要让年轻人开心就行?的电影人没有自律,缺乏心,这真的需要人考虑,是不是我们的环境提供了这样的东西,我们是不是对票房过于重视?像《狗十三》(曹保平执导的2013年作品)就是非常好的电影,上不了院线。而我们的院线老板只看票房在选电影,这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啊。可以说扼杀了不少真正影片,也逼得像邓超这样的电影人去做脏东西。说逼良为娼,也许有点过,但这确是广大电影人心头的一块痛啊。电影阵地一公里完全由商人控制了,这不值得重视和改进?下一页

保险
液压机械/部件
建材选购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