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雀巢异闻之血阿胶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1:42:3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大靖年间,民安乐业。  近来长安街上流传着一个鬼怪流言,说是城外老皇庙出了个精怪,专吃十八岁的豆蔻姑娘,前街米铺的小姐,就是与侍女走外戚回来,经过老皇庙,被掳了去,等到人们去寻,只剩外衣挂在老皇庙的门帘上,庙里佛像后面掌灯的小厮,泥塑之身,脸上挂着冷冷的笑。  这日里,红袖阁的老鸨子又在咒骂,说是黑夜走路踩狗屎,臭到底了,才接了这么个姑娘,一脸无盐相。  大家都知道说的是番离,那是老鸨子连夜从洛城那边带回的姑娘,原是两个,一个原本姿色一般,就排了茶水姑娘。  这个瞅着身姿曼妙,谁曾想脸上一块红斑盖了大半个脸,怪只怪自己当时喝了二两酒,又是掌灯时分,没瞧仔细,出了本的生意自然不能亏了,原想给她把粉抹厚点,遮住那红斑,可那脸色着实吓人,末了,只能让哪个姑娘要去做使唤,自己做了大半辈子老鸨子,居然花了眼,想想就来气。  红袖阁开在长安城下,做的多是来往商贾的生意,也有长期包脚儿的姑娘,平时还在红袖阁住着,除了过夜,包主不在的时候,一样陪客人喝酒唱小曲儿。  花韵姑娘是红袖阁的金招牌,容貌身姿如拂柳春风,艳名远播,多年不衰。  听说曾经还有位王爷慕名而来,为其题诗,那些个想替姑娘赎身的,包脚的不计其数,可花韵姑娘就是不点头,一直呆在红袖阁,高兴就见个客,弹个曲儿,画个画什么的,没心情了就关门不见。  如此傲娇的姑娘仗的是自身资本,老鸨子不但要好吃好喝供着,连使唤的丫头都比别的红牌姑娘多。  话说这花韵姑娘的性子不太好,除了那个贴身的,其它侍候的丫头来回换了好几个了,丫头有丫头命,给了当牌的姑娘,那就由姑娘做主了,有的替丫头赎了身,留在身边做长久的,也有嫌侍候不周,持宠而娇下手不知轻重打死打残也有。  花韵姑娘是不准任何人近身,每日需沐浴三次,用尽各色香料,因为,时间稍长,全身就会有一股怪味,曾有丫头无意间唠叨几句,第二日便被卖去乡下做了粗汉的老婆。  番离被指派给了花韵姑娘,做了茶水丫头,平日里煮茶烧水,活不重,但繁琐。每日里煮茶的水,一定要长安城外凤凉山上,紫虚道观里那口井的井水。  道观离红袖阁数里路程,需天未亮,赶头门出城,而且茶水不过夜,所以每次只背一壶。  这花韵姑娘的茶别人是没喝过,闻着是异香扑鼻,喝下唇齿留香,周身都散发香气,番离每次煮好放在茶室。  “听说城南的牡丹花开了,番离你备点茶和点心,今个儿我要去转转。”花韵姑娘媚着眼,懒懒的吩咐着。  马车晃悠悠的走过前街,在王膳药铺前停了下来,花韵姑娘刚抬脚进店,药铺的老板娘上前来招呼:“花韵姑娘,多些时日不来了,让我都有些想念。”花韵笑笑,轻轻的提衣角坐下:“想我么?是想我的银子吧。”“哪里哪里,我这不也是为姑娘着想,大概那阿胶已用的差不多了,近啊,这货有点儿紧。”花韵姑娘瞪了下老板娘,又瞟了下立在一旁的番离。老板娘赶紧扶住花韵往内室走去,“番离,你去马车旁等着。”花韵止住想跟着的番离。番离觉着这药店有些奇怪的味道,细闻又说不出来的那种,马夫笑道:“这本是药铺,再加上也会做些药膳,有些怪味有什么奇怪的。”马夫低声对番离说:“还有啊,听闻这老板娘从西域得一秘术,她做的葆颜药膳可以让人变的年轻,你以为花韵姑娘这么多年,容貌长驻少艾是咋来的?就是每个月都来这吃她的药膳,白花花的银子可送了不少,唉,也就女人图这。”“哦?花韵姑娘看着像年方十八。”“十八?”马夫“嗤”的笑了下,“打我在这起,她就已经在红袖阁了,这样的女人也就那些登徒浪子好这口。”“那,您在这多久了?”番离小心的问。“十年啦。”马夫嘟囔了一句,不管番离有没有听清。  等到马夫的一袋烟烧完,老板娘小心的护送花韵姑娘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只瓦罐,尚有余温。番离上前接过,放在马车角落。  到了城外,花韵胡乱转了两圈就回了红袖阁,早早闭门谢客,让番离用小炭炉在房间烧着,置了顶巴掌大的小锅,倒了点平时煮茶的水,让其沸腾。吩咐番离等人,如无他事,不可惊扰。  熟悉的丫头相继离去,只有番离仍在门口守着。入了半夜,凉风四起。番离见周遭无人,小心的摸到后面窗户,顺着窗缝往里看,只见花韵姑娘玉体横陈,趴在贵妃椅上,周身冒着丝丝热气,旁边小炉上正慢慢熬着东西,散发着异味,那从药铺带回的瓦罐已经打开,想必那炭炉上煮的将就是瓦罐里的东西。番离用力的闻了闻,有点说不出的味道。  花韵起身看了下小炉,走到浴盆边坐下,伸手试下温度,转身将炉上小锅小心的端过来,坐进浴盆,慢慢的吃着小锅里的东西。番离记得药铺老板娘说那是阿胶,但看来与平时所见阿胶不同,番离娘曾吃过,驴皮熬制,黄褐色,这阿胶颜色鲜红,似血一般。  花韵吃完阿胶,又从瓦罐挖了一垛,涂抹在身上,全身通红,看着有些渗人。番离突然想起前街的流言,莫非那妖孽吃人当真?或已化成人形,如同眼前这房中人一般。  第二天,番离被街上吵闹惊醒,有人大声呼叫:“成衣庄的千金昨夜被害啦,这次在城外找着尸首了!”  三五成群的民众拥簇着往城外跑,还没等靠近,发现朱雀大街衙门的捕快已经把那围了个水泄不通,仵作向衙门里的老爷大人通报:“全身血尽而亡。”  有人听了直咂舌:“都说是妖精吃人,上次还有人见着了,看,这差人如何做事啊!”成衣庄的老爷婆子早已哭成一团,昨夜个姑娘只是去了前街姑姑家一趟,本想着没出城,应当无事,可谁知这却被人发现在城外,可怜这娇滴滴刚刚年过二八的姑娘,现已宛如干尸了。  衙门老爷姓胡,人也是长了一脸胡子,看不清真容,他招手示意身边的侍卫:“查了是谁发现的么?”  侍卫是一少年郎,在人群中扫了一眼,发现番离也在其中,转头向大人禀报:“是一队过往的商人,夜半赶着商队想进城住店,不曾想撞见了这事。”  “那商队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应该没有,商队是从洛城出发,走了一个月,才赶到长安,而且与成衣庄千金素不相识。”  “我是说他们有没有看到什么。”胡老爷的胡子有点生气,“哦,他们当中有人说,有人说……”侍卫有点吞吞吐吐,他望了眼四周,都是竖着耳朵想听点消息,好吹牛咵天的百姓。  “陈峰你说就说,叽叽歪歪个什么?”胡大人给了他一脚,虽说自己是个七品官,这事没往上通报前,还是自己的地盘,可以耍下威风。这不,原本凑热闹的几个人,一下子被吓的退后好远。  陈峰慢慢靠近:“他们说,看见一个身长丈二的,两眼如灯,喘着粗气的妖怪,后面还有个尾巴。”  “那还真是见鬼了。”胡大人没好气。  待仵作验完了尸,成衣庄的人哭哭涕涕一边要求胡大人破案,一边收了尸身回去。有好事的问胡大人:“大人,这事怎么算啊?”胡大人摸了把胡子:“什么怎么算?不是有人看见了么?这是鬼怪干的啊!”听得这话,人群有了喧杂的声音,怕是这长安街上有的闲话聊了。  陈峰不解:“大人,你真相信是鬼怪干的?”胡大人看了下天,有点像要下雨:“不是鬼怪干的,那你说是谁?”陈峰略一沉思:“这世上可没鬼怪,肯定还是人,只是杀人不过于动刀,动手,可这尸首上没有大的伤口,只是手心有各有一个小孔。这不足以致死啊,还有,全身血流而亡,那两个小孔也不可能流完啊!”仵作凑了过来:“不是没可能,洗冤录里有记载,用竹筒抽干全身的血,只需米粒大的小孔。”“所以周围没见一滴血。”陈峰眼睛一亮:“有人收集了血液!”胡大人慢慢往衙门走:“还有前几个报案的,你合计下没?”“嗯,我记得,都是十六到十八,待字闺中的姑娘,那几个现在都没音讯,这是一个,留了尸首的。嗯,会不会是正好被商队撞见,所以没来的及处理尸首?”胡大人拂了下衣服的灰尘,眼睛晃过人群:“得弄清那血被弄去哪里,干什么用了,才好知道结果。”  陈峰看着胡大人走远,闪进一条小路,四下寂静:“番姑娘,我知道你在这,别以为我认不出你。”番离从树下走出,脸上虽冷漠,眼中却有重逢之喜。  花韵姑娘今个儿开牌,各家公子爷们听了信,早早就在红袖阁候着,因为人多,老鸨差点要关门,不过嘴倒是裂的开,因为她看见挤进门的不是人,是白花花的银子。  花韵的牌子不是谁都能接的,先交一百两定金,才有机会听她弹琴唱曲,再与其对对子,对上味了,进厢房小聊,聊的上心的才有机会与花韵姑娘单独相处。  整整十天,每天一个,花韵姑娘接待了十个客人,这是以往没有的事,原本街上还谈论那鬼怪杀人的事,结果现在谈论花韵姑娘,男人们都眉飞色舞,女人咬牙切齿。  这天,花韵姑娘让商贾陈大头接了牌,一脸肥头大耳,整个人都油光水亮。番离看着有些奇怪,其他丫头也在细细私语:“往常花韵姑娘很少接牌,就算接也没像现在这样,只要有人花了大把银子就行。”番离没做声,晚间看见花韵姑娘又在悄悄吃那瓦罐里的东西。  衙门那边有了消息,陈峰他们用饵钓出了那天的商队嘴里的鬼怪,就是一辆马车前面挂着两个小灯笼,马车上有两人,是药膳铺夫妻二人,一个穿黑衣,一个穿白衣。白天瞄好了豆蔻年华的姑娘,在夜间掠了去,抽其血,做成阿胶。  这是药膳铺老板娘从西域得来的方子,用人血做引,熬制的阿胶有驻颜奇效。人血难得,又必须是青春少艾,待字闺中的,保有处子之身的姑娘。  以往老板娘常去乡下收买,普通穷苦人家的女孩子以为可以自己挣得一份口粮,没想到却命入黄泉。往后这几年,乡下的百姓见老板娘带走的姑娘,没一个回来的,渐渐不让女孩同去,甚至连乡下也不准老板娘去,所以,她只有向城中姑娘下手。  从药膳铺得来的名单,花韵姑娘已在上头,番离推开门,只见一老妪坐在镜前:“你,是花韵姑娘?”老妪抚摸枯发,眼里仍有些娇羞:“是啊,我原来可美了,天下男人都为我倾倒,千金散尽求我一笑。”她有些痴狂:“现在谁会想到这臭皮囊下面,是曾经的温香软玉?”花韵冲到番离面前:“女人怕什么?怕容颜老去,君心不再啊!”番离推开她,有点不屑:“一个花楼姑娘也要君心?”花韵不再言语,眼中起了氤氲:“终究是等不到他了,我这也是报应啊!”  半年后,有一老年男子沿街打听花韵姑娘,她就像雾一样,见过的人知道她的存在,却又说不清去了哪里。  陈峰邀番离在迎月楼小聚,点了几个小菜,温了壶酒。“你怎么被抓去红袖阁的?看你不像那么不小心的人啊?”番离换了装束,脸上已无红斑,面目不是绝色,但也清秀。小盏酒入口,才慢慢道来:“都是这酒误事,中了小人的道。”  “那你怎么想到查这人血阿胶一事?”  “原想呆两日就走,没想到那花韵姑娘一身血腥味,你从源头查,我从结尾查,倒是让你讨了便宜。”  陈峰嘻笑:“你没说你下山做什么?”  “查阴阳枣的事。”番离把杯举起,闻了闻又放下。  “阴阳枣?那是何物?”番离看了看街上人来人往:“这世上不只女人爱永驻春颜,男人,也会。”说完起身离去,只剩下陈峰一脸茫然。     共 42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缓解前列腺炎从自身做起
昆明治疗癫痫的研究院哪家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德阳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德阳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德阳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绵阳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吉林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吉林有哪些其他医院 广西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中医皮肤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室缺医院 云南有哪些法四医院 西藏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西藏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西藏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宁夏有哪些骨科医院 宁夏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宁夏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新疆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新疆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新疆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新疆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广州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广州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韶关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昌都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昌都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荆门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昌都有哪些眼科医院 那曲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那曲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咸宁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咸宁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银川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随州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随州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银川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银川有哪些肝炎医院 石嘴山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中医妇产科医院 仙桃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吴忠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吴忠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吴忠有哪些颌面外科医院 潜江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潜江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潜江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焦作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和田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伊犁有哪些口腔修复科医院 伊犁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塔城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口腔修复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南阳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塔城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骨肿瘤科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果洛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全科医院 果洛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长沙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湘潭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湘潭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医院 绥化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绥化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伊春有哪些医院 大兴安岭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黄山有哪些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